首页

一战传奇女间谍:跳艳舞闪耀欧洲 向行刑者飞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 一战传奇女间谍:跳艳舞闪耀欧洲 向行刑者飞吻 日期:2018-07-07 来源:互联网

港媒揭秘一战传奇女间谍:跳艳舞闪耀欧洲 向行刑者飞吻

香港《南华早报》10月15日发表题为《外国舞女、妓女和二流间谍,玛塔·哈莉的成就令其出入欧洲顶级酒店》的报道称,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其他地方如火如荼地进行时,玛格丽塔·海特勒伊达·策勒从她在海牙的宅邸动身,一路走向菩提树成荫的福尔豪特广场,这是四周簇拥着使馆的一个广场。而直至今天仍傲视海牙外交区的是南洋大饭店。

39岁的策勒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玛塔·哈里,她穿着长款大衣,戴着蒙着面纱的帽子,将要踏入这家豪华酒店与荷兰政府的一名官员会面。由于青春不再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终结了她的舞蹈生涯,玛塔·哈里开始依靠中立的荷兰权势人物的恩惠和间谍工作为生。

这样的做法决定了她的命运。玛塔·哈里是一个以异国情调诱惑了欧洲十年的幻想家,而她在情报工作的试水——很多在欧洲各国首都的豪华酒店中进行——令她于1个世纪前的今天被法国人枪决。

不过,玛塔·哈里看到自己真人大小的全身像悬挂在南洋大饭店无疑会惊讶。南洋对她有特别的意义是因为印度尼西亚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她18岁时嫁给了一个殖民地官员,逃离了弗里斯兰的家乡,先后迁居到爪哇和苏门答腊。婚姻破裂后,他们又回到了荷兰。

身无分文的策勒前往巴黎。她后来解释说,“我认为所有逃离她们丈夫的女人都去往巴黎。”

在20世纪初,巴黎是世界耀眼的娱乐之都,充满夜总会、音乐厅、剧院和交际场所。

虽然根据传记作者的描述,她不是特别吸引人,但策勒曾写道“我的身材极好”,获得了普遍赞同。她利用自己的肉体做模特、拍戏——还做了一些皮肉生意。但她野心勃勃,而且看到了一条通往名利之路。

她通过挖掘自己在印度尼西亚的经历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形象。她得到了吉梅博物馆创始人和所有者的支持,并指导她该如何表演。1905年3月13日她在吉梅博物馆的盛大表演是一场胜利,被巴黎媒体广泛报道。

白日之眼——“玛塔·哈里”的字面翻译是印尼对太阳的一种说法——很快在欧洲最激动人心的城市的夜空闪耀。她身着半透明的纱巾表演爪哇风格的舞蹈,随着她脱掉这些纱衣,观众们一阵激动。

随着她声名鹊起,玛塔·哈里吸引了一批追求者——包括金融家亨利·德罗斯切尔德男爵,作曲家普奇尼,设计师埃尔泰——和许多富有的情人。

不仅巴黎为这个神秘的女子着迷,她的名声还远播欧洲。她出入欧洲最富有城市奢华酒店的生活从此开始,她的巡回色情表演从柏林到伊斯坦布尔、从蒙特卡罗到米兰。值得一提的是,几乎所有她在欧洲大都市居住的高端酒店今天仍独领风骚。

她初尝这种生活是在巴黎大酒店,一个在卡皮西纳大道面朝加尼耶的歌剧院的占据着整个三角街区的宏大建筑。在1906到1907年的巡演中,她乘坐东方快车来到维也纳,居住在环行街的布里斯托尔大酒店。面朝宏伟的国家歌剧院,布里斯托尔大酒店也是一座保持着美好时代氛围的建筑,连装潢都回应着那个特权时代。

一行人来到伊斯坦布尔后,玛塔·哈里入住了佩拉宫酒店,这是当时这个土耳其首都最好的酒店,是专门为东方快车旅客建造的现代化建筑。

在1914年8月,玛塔·哈里来到柏林进行为期6周在大都会剧院举行的表演,其传记作者茱莉亚·惠尔赖特认为她住在有700个房间的坎伯兰大楼内,这今天仍是一个高档的住宅区。

在演出突然被一战打断之前,她在阿德隆酒店与柏林的警署署长特劳戈特·冯雅戈在阿德隆酒店共进晚餐,冯雅戈是玛塔·哈里的情人,正在与这名舞女热恋。阿德隆酒店是柏林最负盛名的酒店,1907年开业时凯泽·威廉也参加了典礼。该酒店位于巴黎广场,紧邻勃兰登堡门,与阿道夫·希特勒日后的总理府只有几步之遥。

惠尔赖特写道,战争时代,“影响她职业生涯的规则都立刻反转了。她所塑造的异国情调形象现在被认作是令人厌恶、甚至危险的。”

玛塔·哈里回到了她在海牙运河边的房子,这是来自一位贵族情人的礼物,但是在海牙度过了几个月后,她又开始蠢蠢欲动。作为中立国的一名公民,她得以自由跨越国界,于是回到了巴黎。

一名德国领事听说这一消息后与玛塔·哈里接触,而没有工作的玛塔·哈里同意作为特工H21传递法国机密。

为了避开西线战争,她到圣塞瓦斯蒂安和马德里旅行。由于缺少她所需的资金,玛塔·哈里与一名德国外交随员见面,并发生了“亲密关系”,再次同意为德国做间谍。她把目标锁定了一名法国外交随员当维涅上校,而他对玛塔·哈里一见钟情。

1917年初回到巴黎后,玛塔·哈里入住了雅典广场旅馆。这座旅馆坐落在高级订制服装云集的街区,时至今日仍受到时装设计师和超模的青睐。

法国人宣判玛塔·哈里犯有间谍罪,但是公平而论,玛塔·哈里是一个失败的间谍,传达的信息毫无军事价值。1917年10月15日,41岁的玛塔·哈里从巴黎圣拉扎尔监狱的牢房被带到东部郊区邻近万塞讷城堡的行刑场。

玛塔·哈里拒绝蒙上眼睛并向行刑者飞吻,“白日之眼”在清晨死去了。(编译/胡溦)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虞鹰

  • 日排行
  • 周排行
热点

  1. 刚需买房为何困难重重 什么导致房子越来越难买? 调控明显但房价涨势依旧从去年11月以来,济南调控一再加码,首先是买房资格收窄,后来贷款尺度收窄。房价在调控的作用下,房价涨幅确实已经不如以前迅猛,但日积月累,现在回过头再看涨幅已经不小。济南楼市目前的【详细】

  2. 房产中介套路深 郑州女子过户时个税1.9万变18.8万
  3. 055型导弹驱逐舰为什么被称为“国之重器”
  4. 有效应对企业“走出去”的风险挑战(大家手笔)
  5. 杜兰特创新高全场齐呼MVP 记者:詹姆斯又要吃醋了
  6. 执法人员脱衣暴打司机?实为网友以印尼视频造谣
  7. 高考新“标尺”如何量人选才
  8. 新疆将逐步实现15年免费教育 积极推进双语教育
  9. 上海今迎铁路客流高峰 预计发送旅客230万人次
  10. 四川广元市青川县发生5.4级地震